收缩
  • 电话咨询

  • 15600053799
  • 010-69756787

常见问题

为什么你会痛恨教育不公, 却与应试教育共谋?

2017-06-19 11:19:30

应试教育最简单,最容易,最省事,却鲜有人真正思考过应试教育的问题。即使思考,也多采取一种暧昧的合流态度。

为什么会这样?

一年一度的高考季又到了,媒体报道的千军万马奔赴考场壮观场面,让人感到震撼。而每到这个季节,教育与社会公平、教育与阶层流动等话题总是会又一次触动人们的神经。一提起教育公平,每个人关注的重点其实很不同。

有的人想到的是:为什么公立教育对穷人和富人也不平等,有钱人孩子可以通过买学区房进优质公立中学?

有的人想到的是:当年读书不怎么需要花钱,穷人也可以上大学,现在学费这么贵,穷人负担太重了。

有的人想到的是:农村与城市差距太大,北京大学新生生源只有14%来自农村,农村子弟上优质学校越来越难。

有的人想到的是:同一所大学有的省录取分数线比其它省要高出几十分,北京上海的学生长期享受优待,太不公平了!2016年,江苏、湖北两省的家长就为了本省录取各额缩减以支持中西部省份的事闹出了大动静。

还有的人想到的是:在北京工作和生活,孩子却无法在北京读中学,城市管理者眼里为什么容不下农民工子弟学校?为什么孩子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教育平权为什么那么赤裸裸地被人破坏。

可见,教育公平涉及范围非常广,随便拎出一个问题来,都难以让各方满意。

  

高考公平≠教育公平

但是,在教育的另一个重大问题,即应试教育模式上,中国的家长们的反应却没有那么激烈,甚至很多人在这种问题上态度暧昧。

去年,有一篇名为《西方教育在宽松中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还迷信“素质教育”你就傻了》的微信文在网络上像病毒一样传播。

文章主要观点是:西方所谓的素质教育只是政府一项低标准公共产品,凭此一个人无法成为精英,但富人可以花钱购买更多私人教育,穷人别无它法只能沦落到社会底层,素质教育成了固化阶级分层的隐形工具;相比之下,中国的应试教育更加平等,更加有利于平民子弟向上层流动。

大多数家长对应试教育的摧残性有切身体会,有时也会有牢骚,但却很少人与应试教育势不两立,大多数人采取的是适应策略而不是批判。前述“揭露”西方国家素质教育文章的文章还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共鸣,因为在潜意识里,很多人中国人相信应试教育比较公平,甚至相信如果搞素质教育,教育公平会下降。

事实

FACT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我们必须承认,以分数为唯一录取标准是绝对客观的,既可以将招生官员主观判断失误压缩为0,也可以大幅度压缩那些恶意的腐败.

中国的招生腐败并不是自主招生试点后才出现的,早在1980年代,官员子女通过特长入学,甚至直接递条子入学的情况就存在,笔者80年代末上大学的时候,许多班级都有一两个这样的案例,只是当时舆论并未监督到这一点。

但是,高考招生公平(何况从来没有真正公平),绝不能与教育公平划等号,它只是教育公平的极小一部分。即使录取中不考虑学生在文艺、体育、组织等方面的能力,只以分数论英雄,就可以忽视来到高考这个竞技场之前教育不公平有多严重吗?

在城乡教育资源极端不均衡,在学区房炒到天价的当下中国,学生在到达高考竞技场之前,他们早已悄悄地不知被“分层”了多少次,不但有家庭贫富分层,还有城乡分层,地区分层。

无视这些不公平,《还迷信“素质教育”你就傻了》竟然得出结论:中国的学生,不论家庭贫富都能在应试性高考中展开公平竞争,最终决定谁成为精英。这是多么地幼稚!

必须承认,在权力之手可以随意伸向任何角落的社会环境下,让高校以综合素质作为标准来录取学生,一定会导致严重的腐败,优质高校一定会成为权贵的跑马场。人民大学等大学在自主招生的幌子下出现严重的招生腐败丑闻,早已揭示出单纯地搞“自主招生”绝对行不通。

除了害怕腐败,中国人对“素质教育”的害怕、抵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穷人孩子只要发奋,至少有机会在考分上可以与富人孩子一拼高下,如果搞什么才艺和综合素质的比拼,穷人孩子必然落于下风。但是,这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按综合素质来比拼,穷人害怕落后,纯粹比分数,穷人不会落后吗?富人可以进精英中学,至少可以不远百里千里去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穷人呢?

  

适应了应试教育,远离了教育本质。

我很怀疑,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这个名词,是中国的特产。因为在外文里是没有这个词的。教育就是教育,就是促进包括知识增长、公民精神、思考判断能力在内的人的全面发展,难道还有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分?

在民国时期,公立学校、民办学校、教会学校争奇斗艳,各有各的办学理念,各有各的侧重点和特色,也不存在什么应试教育、素质教育的说法。

那时候没有谁规定高校如何录取新生,大多数也是看分数,但“破格录取”的事也是层出不穷,像钱钟书数学考15分进清华,罗家伦数学0分进了北大,至今传为美谈。臧克家投考青岛国立大学,数学考了零分,作文也仅仅是三句诗歌,“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要是在今天,这些学生以后的人生不知有多么坎坷!

应试教育问题,大概是1980年代后才出现的。一方面中学入学率提高,另一方面教育体制与经济社会发展严重不适应,造成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局面。过去了就是铁饭碗,国家干部,过不去,连高中三年学习的那些知识也全部失去作用。在高考回报如此之高的情况下,以超长的时间投入和超量的重复记忆来取得好考分,成为理性选择。应试教育由此而生。

我们处于一个陷阱之中。一方面,应试教育并不能创造出更多的公平,在微观层面上它还会让个人痛苦,在宏观层面上,它会妨碍国家创新;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几乎无法放弃应试教育这一套东西。现在虽然有些改革,但只要大环境不变,不论怎样折腾,都不可能成功。

大学录取以分数为唯一尺度,中学以应试教育来适应,这样做只会让教育离其本质越来越远。但是,在大学和中学都不再有独立性,因此也就不再有多样性和个性,在师道尊严不复存在、人格力量不再起作用的环境下,用一个简单的分数线作取舍,甚至请一台机器来当招生官,反而成了争议最少的、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

在反反复复的“改革”折腾后,人们发现,还是一切看考分最好。正如古代,没有人质疑科举考试有什么不好,相反,人们觉得那是最公平的一套制度,甚至到今天,还有相当多的人怀念那套制度。至于培养健康的人和国家的创新能力,至于教育的本质,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来源:悦谷学习社区